BlackCat

夜里的星比晴天的虹还要美~

老赵已经80岁了,但脑子一点都不糊涂。

《BJX》-老赵

所有一切都能忘记,所有的一切也都能记起。

老赵已经80岁了,但脑子一点都不糊涂。

​ 前几天的大寿,谁来了,开的什么颜色的车,带了几双儿女,拿了多少红包,他都知道。他不在乎钱,退休金每月都还够用,看到孩子们都过得好,心里就由衷高兴,那天还喝了口酒呢,很是满足,只是大儿子没来。

​ 老大没来,他心里清楚:”他还是不原谅我,可是我都80岁了啊~“。

​ 冬天还是会下雪,北方的冬天就是这个样子,不管是10年,20年,30年,好像都是这样。白雪间田地里的小院,显得格外安静。靠着马路,一边是村子,一边是田地,田地间散落着一两个小房子,老赵属于其中一间。退休后,拿自己积下的一些钱,3个女儿,小儿子拿了一些钱,盖了这个小院。老赵不喜欢一直住在小儿子家,自己平时弄些瓶瓶罐罐的药呀,什么的,怕儿媳不喜欢,小儿子也拗不过,就让搬了出来,不过离得也不远,只是隔了条马路。小院是一间小的诊所,年轻那会儿,在县医院老赵是个坐门诊的医生,退休后闲不住就坐在屋里帮人看病,有个感冒发烧,能给人抓包药,输点水,再和人唠唠嗑,扯扯家常。

​ 雪花像个穿着白色的衣裙小姑娘,旋转着从树上飘落下来, 老赵拄着拐,踩着积雪,发出”喀吱,喀吱“的声音,平时老赵不拄拐,这个拐是孙媳妇从香港寄回来的,说是冬天路滑不好走,拄着拐方便很多,这个还真用上了。脚印和拐杖在雪地里围着小院饶了半圈,一直到两小座白雪盖起来的小土包,那里睡了老赵的两位妻子,钱氏和赵氏。老赵站在雪地里,想和她们说说话~。

​ 20岁时,老赵娶了18岁的钱氏,钱氏长的漂亮,曾经在老赵家打长工,帮忙洗衣服,收拾屋子,厨房帮厨…….干活认真,做事麻利。赵老爷是老赵的父亲,祖上在皇宫里当过差,做过医官,清朝败落后,赵老爷家留有财富,有好多土地,不愁吃穿。他就一句话说:”她配不上你,她只是个长工“。但是突然有天,自己儿子抱了个『大胖小子』在他面前时,他却开心的像个孩子。

​ 那年是1957年。赵老爷家的土地也早已没了,批斗大会上总是有赵老爷,被打的鼻青脸肿,他不明白为什么挨打,有些人自己还给过他们到自己家里长工的机会呀,赵老爷郁郁而终,那时『大胖小子』已经10岁了。后来,批斗舞台上又出现了老赵,他们家作为地主户,在批斗的舞台上是少不了的。老赵每天被打,钱氏很是心疼,上去护着他,于是批斗又临到了钱氏。说她之前未婚先孕不要脸,嫁到赵家就是为了钱,地,财产。第二天,钱氏就上吊自杀了。钱氏下葬后『大胖小子』就离家出走了,再也没有回来过,只听说,他再也不做赵家人了,永远。

​ 老赵找了『大胖小子』找了3年找不到,老赵娶了赵氏,老赵说我们赵家不能断了香火。老赵有了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,老婆在家带孩子,老赵在城里拼命工作,直到岁月在他脸上挂了好多皱纹,头发也尽是斑白。老赵退休了,清明节那天,老赵去给钱氏扫墓,发现已经被清扫过了,除了每年老赵来一次,没人来看呀,难道是…….

​ 脚印和拐杖的印记已模糊不清了,雪好像没有停得势头,一片片飘下来,落到光秃禿树枝上,落到屋檐上,落在老赵花白的头发上,都没有声音的。老赵感觉腿有些麻,掸了掸身上的雪,换了个姿势,双手拄拐看着这两座坟包,眼睛红红的,有东西晶莹透明~。

评论